.com每日更新、跨平台、免安装在线播放
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人妻女友»【经历——毕业与女同学】【作者:superficial】
【经历——毕业与女同学】【作者:superficial】
字数:54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经历——毕业与女同学

  我不太喜欢录影,但喜欢把它们写成文字,我保证每件事的真实。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我去过很多城市,大多是为了旅游。北方的哈尔滨、南方的三亚,西边的青海、东边的上海。

  但对我而言,郑州与南京是两个特殊的存在。生於郑州,读书却南京,往返于甯郑之间,那是我的双城记。

  倘若你把郑州与南京不看做空间的位置,而只当做时间,我知道这很奇怪,那它对应着一段过渡期——硕士毕业而博士未开学的时间。

  地点呢,与这两个城市都无关,在商丘。朋友说,商丘的女孩「浪」,如果这是真的,那她则是最好的明证——我的硕士同学。

  我向来长於打字而疏于说话,高冷也好,木讷也罢,总之,特立独行。我不清楚同专业的同学是否能够意识到我的存在,或者能否记住我的脸,但我尽量把自己当做透明。当然还有一点原因,我不想招惹这帮学傻了的女硕士们。

  我也忘了我们是怎么聊起来的,但肯定是她主动。

  我说过,我长於打字,於是,微信上,另一个我站在她面前。

  我知道她喜欢我,明里暗里。她拉我和闺蜜唱歌,我扯着嗓子唱着跑调的曲子。她拉我去拍毕业照,我任由摄影师摆佈而做造型。

  她拉我去逛街、剪头发,於是我就拎包跟在后面。

  我想,我们像极了情侣。那时我刚结束了一段五年之久的异地恋而懒於打理任何感情,虽然渴望肉体,但我却不想动她。因为将毕业的女孩是可怕的,我怕稍有不慎把自己拖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          (一)拒绝开房而挑逗

  毕业前,约酒吧,她对我说。

  我说我不去酒吧。这是实话,我讨厌喧闹。

  她说那就去吃饭的地方喝。

  我不知道那场面有多尴尬,一对男女去饭店喝酒。酒是她拿的,五粮液,是她谢师宴没打开的另一瓶。

  我好奇心作祟,淘宝了一下,八九百,我知道她有个小腐败的爹,但对於喝酒就脸红的我,丝毫不解这与对面寝室老村长的口味区别。更何况,老村长还能中奖。

  我自然不胜酒力,她则满脸绯红。

  我不知道酒的妙处是什么,总之我从来没有喝断片过。

  我想体验那种眩晕感,却在此之前总有呕吐欲。意识仍然清晰,而胃先响了警报。

  半瓶下肚,酒气满身,她只啄了一口,剩余都进了我的口中。

  抢先付了账,云里雾里说了一通,脚下跟踩了棉花似的往外走。

  意识还在,只不过放松了。

  我不理解酒后乱性这事,不过是酒壮怂人胆罢了。

  喝酒后话便多了起来,男女授受不亲的同学大防也无了踪迹。我一手搂着她的脖子,对她吐着酒气。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,但我知道,我没喝多。

  我坐在路边的台阶上,她去马路对面买了水。并排坐着,看车来车往。喝了几口,我把水倒在脸上,她要去拿纸巾,我却一头歪在了她的肩膀上。鼻子的热气正好吹在她的胸口。

  我斜着脸看她,早已恢复肤色的脸又是一抹红。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有趣,这对我来说就像是用羽毛挑逗一只猫。我直起身,她扭头看我,我少有的贱笑。

  路边她对我说了很多,讲她前男友,讲她父母。我则的确不胜酒力,调整着我的坐姿,以免张口时喷涌而出。

  宿舍是11点关门的,我不知道她准备了多少素材,立志要说到11点。我执意要回,她说,开间房吧。

  我说,你开玩笑吧。起身叫计程车。

  我不知道她是担心我被撞到,还是不愿回去,紧紧拉住我的右手。

  车停了,我说,「师傅,去X大新区。」

  她伸手拦住了我,对司机说:「没事你走吧!」

  司机楞了一下,踩下油门,她对我说,「想走走。」

  我低头看着她,撇过一丝笑,四目相对,她在等什么。我转头走了。她拽住我的下衣摆,像是怕我把她弄丢似的。

  走过一大段路。她问,「你还好么?」

  我说ok啊。

  她问,「要不去开间房吧,你这个状态我怕出事。」

  我说,「你回你家,我回我家,但是不去如家。」

  懂?她也不再坚持。

        (二)浴室内的疯狂——身体的名称与泡沫

  毕业如期而至,大家各奔东西,每天依旧聊天。就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。
  她从朋友圈知道我要去商丘找朋友玩,於是执意约了龙虾,执意约了电影,执意留我住在她为了工作租的房子里。

  两室一厅对於一个女孩有点奢侈,我说还不够你工资的吧,她说又不花你的钱。

  我说,连你都是我的。

  她说滚,然后扔过来一个靠背垫。

  我说,小心我吃了你。

  二十五六的孤男寡女睡在了一座房里,虽然是两间房,我趴在床上,闻到床单上一股淡淡的香,跟她的头发一个味道。

  水流声不断,她在洗澡。

  她告诉我,她先洗,把水调好,一会儿我再洗。

  突然一声叫「呀」,我把头转向卫生间,而后就听到叫我的名字,「把外边的毛巾给我拿一下吧。」

  我说,「你真是事儿妈,我要不在这你怎么办?」

  她说:「那我早光着屁股去拿了!」

  我说:「那你当我不在这好了,哈哈!」

  她说,「滚!」然后卫生间开了一点门,伸出来一只手,上下摆着,「快帮下忙。」

  我穿着小的可怜的女士拖鞋往卫生间走,「哪个啊?」

  「粉红色的。」

  「带蕾丝边么?」

  「滚!」

  「好啦,知道了,看错了,是你内裤。」

  「滚!」她的手缩了回去。

  我拿着毛巾,把卫生间的门开了一小道缝隙,把脸转向了另一边,我把手伸进去,肩膀贴着门,以确保伸得足够远,方便她拿到。「诺,拿着。」

  她没反应。

  「你大爷的,快拿着你的毛巾,我胳膊都湿了!」我上下甩着毛巾。

  「嗯」,她抽走毛巾的同时,我的手却触及到一块柔软。那个高度、那个位置,我知道是胸。

  毕业后我可没什么顾忌,到嘴的鸭子谁还不吃呢,你情我愿的。不过我仍旧装作之前一副性冷淡的样子,大喊,「你特么滚。」

  她紧紧在门后抓住我的手,而我挣脱地并不用力,我看到一只光着的脚伸到门缝间,猛地将门打开,我将头扭向后面,而后我被喷了一身水。

  突然被水喷进耳朵,这次是我的本能反应,力量是够大的,我猛地抽手,从她手里逃脱,用手擦着耳朵里的水。

  啪的一声,花洒掉在了马桶盖上,径直喷向厕所门外的我的裤子上,我转过头来,一个赤裸的她站在我面前:脸上、睫毛上都是水,像哭过一样。那对沾满水的胸很是可爱。

  我装作不耐烦,扭过头去,用不耐烦的语气说,「水,都到客厅了,木地板,大姐。」

  她,「要你管。」而后将花洒扔在地上。

  我能感受到水在脚下流,我听见她踩水出来的声音。她隔着被打湿的裤子摸着我的鸡巴,一字一顿的说:「要,你,管……」

  呵呵,一语双关。

  我不再掩饰,笑着看着她的眼,伸手摸进那隐秘的地带。「额——」我诧异,你知道,我刚才并没有来回打量她,而是盯着她的脸和上半身,竟然无毛。
  她听出了我的差异,「怎么,不喜欢么,特意刮的。」

  「呦,小姑娘家还刮鬍子呀!」

  「那让小姑娘看看你的鬍子。」

  她的手并没有离开我的裤子,我低头看下,因为湿水的原因,轮廓很是明显。
  她跪在水里,用脸轻轻蹭着,笑着说,「茁壮。」

  我说:「它是虚胖,战斗力不行。」

  她说:「试试不就知道了!」

  我呵呵一笑。

  她说:「既然湿了,那就一块洗吧。」

  我没回答,直接穿着裤子往卫生间走,她起身跟了进来。

  我命令道,「站住!」她惊愕不知所错,「把门关上。」我是怕水再喷出去。
 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花洒,「站好!」

  她乖乖站着。水很温暖,水流量很大。我把水喷在她脸上,问:「这是哪?」
  她慌忙着用手挡水,我加狠了语气,「别动,我在问你,这是哪?」

  「头,头,头。」她慌忙答到。

  「嗯」。然后我将水喷向她的胸部,问,「这是哪?」

  经过了上次,她轻车熟路,「胸。」她有些害羞。

  我把水又喷向她的小腹、大腿、脚,一一回答。

  最后,我把水喷向那最隐秘的部位:「这是哪?」

  她涨得满脸绯红,不说话,用手遮挡着那。

  「呵呵,我再问,这是哪?」她扭动着身体。「把手拿开。」我叫道,「再问最后一遍,这是哪?」

  我把水突然拧凉,她「啊」的一声,「小骚穴。」

  「呵呵,真够骚的,平时没看出来啊,小骚穴这个词都知道,叫小骚逼,懂么?」我把凉水喷向她。

  「小骚逼。」她小声重複道。

  「大点声,听不到。」

  「小骚逼。」依旧小声。

  「大点声,还用我再说一遍么?」

  「小骚逼。」

  我满意的笑了笑,把水龙头关了。女生真是奇怪,平时看着很乖,没想到这么骚。但是当你要她骚时,她还是多少有障碍的。

  她如释重负,我仍旧面无表情,「自己指一遍!」

  头、胸、肚子、腿,依旧正常,到了那里,依旧小声。

  「我听不到,那是哪里?」

  「小骚逼。」她大声。

  「谁的,说清楚。」

  「这是我的小骚逼。」

  我呵呵的笑,向前走了一步,用手轻轻摩擦那无毛的缝隙,刚贴上去,那是一片有黏滑感的湿润,显然不是水。甚至顺着大腿滴下。

  「这是哪?」我轻抚着缝隙。

  她的声音有点抖,不知道是不是冷的。「我的小骚逼。」

  「很好。」我抽出手,在他面前讲拇指和中指对合,拉起一道丝。「给你的奖励。」我把她的头按下,她对着我的鸡巴。

  女孩的创造力是丰富的,她用手摸着我早已湿透的短裤(外),感受着它的轮廓,用嘴唇轻咬它。接着,拿出沐浴露,倒在手上,抹在我的裤子上。

  因为有水的原因,它显得分为巨大。润滑的手所带来的刺激让我浴霸不能。
  裤子湿水后紧紧贴在我身上,将我束缚得难受,它想要冲出。

  她似乎看透了我的意思,不过,事与愿违,并没那么美好,湿了水的裤子废了好大工夫才脱下。

  难脱的裤子,当它弹出的一瞬间,因为水的缘故,啪的一声打在肚皮上。她用满是泡沫的双手轻抚着它,这种直接的刺激我有点难以忍受,尤其是将手团成拳头,而用掌心刺激龟头。

  在泡沫的润滑下,精液随时呼之欲出。我并不想示弱,没说话,拿起花洒,喷下,想将泡沫沖去。但忘了是凉水——瞬间萎了,哈哈,不过也好。她将嘴靠过来,一口含住,由冰凉到温润,这感觉像是升了天。

  她不断翻搅着舌头,我能感觉到鸡巴在她的口中不断变大。我恶作剧将她的头往我这按,让她最大限度吞进,当她贴着我的阴毛时,我说,「你看,你也有鬍子了!」

  她奋力退出,乾咳着,摸着腮帮,说嘴都酸了。的确,17釐米不算长,但却是挺粗的,虽然我没量过。她用嘴一分一分清理着我的鸡巴,我摸着她的头。
          (三)卧室内的躁动——我的口

  我问,「洗乾净了么?」

  她说「嗯」,我坏笑到:「那我帮你洗下里面吧。」

  她满脸狐疑,我指了指鸡巴,「用它。」

  她点了点头,於是裹着浴巾出去了。

  「趴下!」

  我贴近去看,没刮尽的两根毛上,还挂着水滴。我将手指慢慢伸进去,它拼命吸住了我的手指,我慢慢将手指拔出,看到粉红色的嫩肉对我的手指依依不舍。
  趁着粘液,我慢慢抚摸,像是在欣赏艺术品。

  「好看吧,我都有用美白皂。」

  我没说话,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。呵呵,粉嫩,看来并不常用。而且还是馒头逼。少女、无毛、馒头逼,这完全符合我的审美。

  「翻过来。」

  我让她躺着,把她的腿打开成M型,确实漂亮,只颜色就让我欲罢不能。我极少口,但这次我没忍住。我将舌整个贴上,感受着少女的味道,而后小心翼翼的用舌头把两片肉分开,将舌头卷成铲子状,直捣黄龙。

  我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,一边吸,一边用舌头扫动,同时用鼻尖刺激着她的小肉球。不一会,小骚逼和菊花之间就挂着粘液,那是她的淫水。她收紧了腿,夹着我的头,左右扭动着腰肢,我则用力分开她的腿,继续耕耘。

  我后悔为什么只考虑结婚,她只是想玩玩罢了,如果当时不考虑那么多,是多方便。

  她的呻吟打断我的想法,「我要……」

  「额」即使被欲望沖昏,我也知道安全套的重要,万一……那真得结婚了!
  她拉开床头柜,摸出一个安全套扔过来。

  「是常备啊,还是为了设计我啊?」我笑着问。

  「我要你——分手后就没做过。」

  「满足你,过来,给我戴上,一会送你去天堂。」我笑到。

  她把它撕开,我说,「会用嘴套么?」

  她一脸问号,「好吧,单纯的孩子,看来前男友没教会你。」

  她笨拙的用手帮我套上,没有把前面的储精囊排空,好吧,还真是不会,不过也无所谓,又不打算射套子里。

  「前男友有多大?」

  「那么大。」她用手比划着,大概10釐米?

  「今天让你快乐下……」

  我挺身直进,虽然润滑,但洞内的嫩肉还是给了很大的阻力,这种包裹感转化为温暖。

  当我拔出时,前半段却紧紧吸住,好像一步用力,就会回到尽头,而最后一点则将你挤向洞外,而后洞口挤出水来。妙啊,我知道后,一杆到底,却不完全拔出,加足马力。而她在我身下则娇喘连连。

  甩看着那一对胸前后晃动乳房。我俯下身,用小臂支撑,把脸深深埋进酥胸内。一边吸着乳头,一边继续抽插。

  我将她的腿折叠到胸前,将她的头垫高,「看看大鸡吧是怎么操你的。」
  我放慢速度,在最高处停住,趁她松气时直接到底,弄得她尖叫连连。
  再然后,就和正常做爱没什么两样,我想,你还是自己做来看看吧。最后射在了肚子上。

  如果说,还有两件事值得说,那就是做完爱后,用那对酥胸加上沐浴露替我擦后背。

  以及因为下雨,我的衣服,包括内裤都没乾,只得全裸着在她租的房子里,除了那一夜,又大干了一天一夜。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