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com每日更新、跨平台、免安装在线播放
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都市言情»【花街日记】
【花街日记】
字数:3548


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晚上独守空房的滋味实在难受,我决定出去打一炮,败败火,于是打的直趋红灯区……只见路边两旁站着一溜搔首弄姿的野鸡,我叫司机慢点开,同时摇下车窗,视察「人肉市场」。结果,我相中了一条体态丰腴的靓女。

  我带着靓女去开房。靓女说,她叫阿兰,今年刚满二十,做这一行还不到一个礼拜。我不太相信,因为她的言谈举止都很老练,讨价还价的时候也很懂得技巧,再加上她太发育了——胸前的波足够十五个人吃半个月的!

  进房间,锁好门,阿兰提议:先洗个鸳鸯浴。我当然不反对——正好趁机检查一下她有没有性病。这年头乱得很,不谨慎不行啊!

  我们在浴室里脱光衣服,然后打开莲蓬头,放热水。墙上镶着一面大镜子,阿兰对着镜子挤脸上的痘痘,这时我才发现,阿兰的奶子像两只悬垂的木瓜,而且奶头很大,颜色发黑。我心说:什么今年刚满二十,没准儿都是孩子他妈了!
  我站在阿兰身后摸她的屁股,她的屁股长得不赖,够肥够嫩,又圆又白,屁股沟好深好深……我差点找不着她的屁眼儿。

  阿兰咯咯地笑,说:「讨厌!上来就摸人家屁眼……也不嫌脏。」

  我说:「洗一洗就干净了。」

  阿兰说:「你先洗吧!待会儿我帮你搓背。」

  我说:「你先让我看看……看看有没有病。」

  阿兰转身,诧异地盯着我,我讪讪地笑道:「你也可以看我的……彼此负责嘛!」

  阿兰撇撇嘴:「那好吧……」说罢,右手叉腰,左脚踩在马桶盖上。

  我蹲下身子,注目她的屄。我的第一印象是:她的毛好多、好浓密啊!一直蔓延至肚脐眼……在灯光下乌黑发亮。

  我一边用手指梳理她的阴毛,一边问她:「阿兰,你的性欲一定很强吧?」
  对方反问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我向她解释:「书上说阴毛茂盛的女人特别淫荡,你看你这片黑森林……」
  阿兰「呸」了一声,反驳我说:「这叫健康。你懂个屁!」

  显然,阿兰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,说话很没礼貌,我也懒得跟她计较。路边鸡……你能指望她有多高的素质?

  我不吱声,继续检查她的外生殖器。我惊讶地发现:她的屄倒是蛮干净,像一个可爱的白面馒头,中间嵌着两片薄薄的、柳叶儿似的阴唇。我把鼻子凑过去,使劲地嗅了嗅,没有异味,是合格的产品。

  我直起腰,拍拍手掌:「恭喜,阿兰小姐!你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体检。」
  阿兰被我逗乐了,她捏我一把,然后就势坐在马桶上,说:「现在轮到你,站直了,别趴下!」接着,用她那软绵绵的手掌托起我的大鸡巴,掂了掂份量:「哇赛!蛮沉的。」又小心翼翼地剥开包皮,捏了捏龟头。

  我不无自豪地问她:「怎么样?够不够劲?」阿兰却反问:「你怎么硬不起来?是不是不行啊?」

  我说:「你帮我吹一吹……一吹就硬了!」阿兰用鼻孔哼了一声,说:「管不着,毛病不少!」

  我涎着脸,央求她:「来嘛!试试看,保证好味道……」我一边说,一边扶着鸡巴,用龟头蹭她的嘴唇。

  她先是紧咬牙关,但后来……慢慢地张开了嘴巴。她含着龟头,同时用手玩弄我的卵袋,我立刻有了反应,大鸡巴跳动两下,突然竖立了起来,把阿兰吓了一跳!

  「哗!你好厉害!」

  「是吗?」我低头看了看,不错!我很满意今天的状态,像一条熟透的大香蕉。

  我开闸放水,热水喷溅在我的皮肤上,感觉非常惬意。我拍了拍阿兰的脸蛋儿:「来,先打一炮再说。」阿兰说:「讨厌,洗完澡再做嘛!」我说:「边洗边做更有情趣!」

  阿兰嘟囔:「地方这么小……」我说:「咱俩换一换位置,我坐着。」阿兰笑道:「死鬼,就你花样多!」

  于是轮到我坐在马桶盖上,阿兰面对我,骑着我的大腿。我特别喜欢这种性交姿势,原因有三:一、插入特别深,而且是女人主动套弄,我不用费力气!
  二、可以一边干活,一边吃奶,一边亲嘴。

  三、能够腾出手来,抚摸女人的腰窝和屁股蛋。

  热水顺着阿兰的头发往下淌,经过乳房和小腹,在我们的结合处分流。我抱着阿兰的大屁股,问她:「够不够深?」

  阿兰搂着我的脖颈,说:「好深啊!你的鸡鸡太长了。」

  我追问:「够不够硬?」

  阿兰愉快地答道:「好硬!像一根大铁棒。」

  我又问:「够不够粗?」

  阿兰呻吟:「够粗!把我塞满了,连缝儿都没有。」

  最后,我亲亲她的脸蛋:「喜不喜欢?」

  阿兰动情地呢喃:「喜欢……好舒服……我好久都没这么舒服过了!」
  然后,阿兰主动地向我索吻,她把舌头送进我的口腔里舔我的牙床和舌苔,为了报答她的热情,我再度摸索她的沟壑。人家都说尾椎骨的神经特别敏感,所以我以扫琵琶的手法刺激该部位,果然,阿兰快活得直打哆嗦!

  她撤回舌头,喘着粗气说:「别……别……我怕痒……」我说:「你就这么套着我,不动弹,我更痒!」

  阿兰笑嘻嘻地把身子贴上来,用她的豪乳揉我的胸脯。她说:「人家是怕你坚而不久,提前交货嘛!」

  我说:「不好意思,忘记告诉你了,在下有一个外号,叫金枪不倒翁!」阿兰媚眼如丝:「真的?」

  我咬牙切齿:「怎么样?害怕了吧?」

  「呸!」阿兰啐了一口,踮起脚尖,开始拔我的萝卜。

  说实话,阿兰还真不像是「老鸡」。「老鸡」的洞都比较松弛,比较干燥:「老鸡」擅于叫床——才干几下,她们就已鬼哭狼嚎,装作很满足的样子:「老鸡」会一个劲儿地催促你:「快!快!哦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其实,她们的目的非常明确:早完事,早收钱。

  阿兰则不然。她的肉洞柔韧狭窄,像八爪鱼一样有一股吸力;她水份充足,里面跟抹了凡士林似的,又滑腻、又滋润。她趴在我的耳边,用嗓子眼儿哼哼唧唧……总之,我很喜欢今晚的选择。

  浴室里,水蒸汽越来越浓,最后,彼此都看不清楚面孔了。阿兰提议:「咱们出去吧,再憋下去,会出人命的!」

  我说:「好吧!可是,你夹得我好舒服,我不想出来。」

  阿兰用舌尖舔了舔我的耳朵眼儿:「傻瓜,你不会把我抱起来吗?」

  我笑道:「你太沉了,我可能抱不动你。」阿兰恨恨地咬我耳垂:「人家这叫丰满。你懂个屁!」

  又来了!不过,这回没那么刺耳,我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粗俗。我关掉莲蓬头,顺手拽过浴巾,胡乱地帮她擦了擦后背,然后两腿一蹬把她抱了起来。不,准确点说,是把她端了起来。

  我一步一步折回客房,我把她的「后臀尖」搁放在床沿,而我,则光着脚站在地毯上。

  我恐吓她:「阿兰,我要开干了!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呀!」

  阿兰二话不说,大腿叉开,双臂抱膝,身体像一个大写的「M」字,脸上挂着一副「任凭宰割,我不在乎」的神情。

  嘿嘿!我真的是越来越欣赏她了,我决定网兜擦屁股,给她露一手!

  于是……先调匀呼吸,手掌按住床垫,胳膊撑直,脚掌蹬地,身体前倾,呈45度角。如此一来,我的大鸡巴深深陷入,贯穿了阿兰的整条管道。然后,我突然往外一抽!「噢……」阿兰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我颠了颠屁股,卯足了劲儿,再往前狠狠一撞!「妈呀!」阿兰一声尖叫,恐怕几公里外的人都听见了!

  我赶紧制止她:「拜托,别叫得那么大声嘛!」阿兰娇嗔:「死鬼,你好狠心啊!」我说:「你要是受不了的话,我可以轻点儿。」阿兰连连摇头:「不!
  不!「她扭转脸,发现了盖在枕头上的枕巾,伸手把枕巾拽过来,用牙齿咬住,接着,飞给我一个媚眼。

  我笑了,心说:这娘们儿可真够骚的!不过话也说回来:不骚的女人像块木头,干木头又有什么意思呢?相信读者朋友们都会有同感吧!

  好了,闲话少说,我要发动猛攻了!我采取逐步提速的战术做着活塞运动,一下接着一下……我的大腿狠狠地撞击着阿兰的屁股蛋,「啪!啪!啪!」声音又清又脆!我的鸡巴狠狠地抽插着阿兰的阴道,「噗嗤!噗嗤!噗嗤!」感觉痛快淋漓!

  最后,阿兰的淫水越分泌越多,无处排泄,只能让我的鸡巴一点一点地抽出来,聚集在屁股底下,床单上面……亮晶晶的,像一堆蟹沫。

  而阿兰也招架不住了,她脸色通红、鼻息粗重,她闭着眼睛,拼命地摇头,蓬松凌乱的头发像黑色的火苗儿飘动飞舞。

  我很清楚,她已经濒临崩溃,所以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加快速度!提高力度!一直把她送上风口浪尖!

  她开始痉挛,阴道缩紧,像一把老虎钳子死死地夹着我;浑身冒汗,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幸亏她咬着枕巾,否则,她准能发出让交警赶来干涉的噪音!

  她的高潮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。之后,虚脱般瘫痪在床上,两手松开,两条腿无力地耷拉下来,枕巾也不咬了,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气。

  我抽出鸡巴……好家伙!一股热气腾腾的淫水立刻涌出来,刹那间浸透了床单。我也累了,爬上床去,盘腿坐在阿兰身畔。

  阿兰有气无力地看着我,说:「你太厉害了……你是不是吃」「伟哥」「了?」
  我笑道:「我本来就是伟哥嘛!」

  阿兰用手指拨弄着我的鸡巴:「还这么硬……」我抚摸着她的脸蛋问:「舒坦不?」阿兰一个劲儿地直点头。

  「那……你还收钱吗?」

  各位看过本文的网友,你们猜,这个小骚货有没有收我的钱?哈哈!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